江道然几句话,就让江海心中猛地一震。

他张了张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江宁做这么多事情,只是为了让那个林雨真,开一个公司?

开什么玩笑!

以江宁的实力,他轻易就可以给林雨真一家,价值千亿的产业,又何必这么麻烦,大费周章让林雨真自己创业打拼。

这……这不是多此一举么。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那小子真的很无聊?”

江道然哼着道,连江宁的名字都不愿意叫,“他想做什么,我倒是不想管,但那个女孩,我想见见。”

能让江宁如此的人,这天下都没有第二个。

即便是他,江宁的亲生父亲!

江道然是真想看看,这个林雨真,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让江宁如此对她。

听到江道然说,想见林雨真,江海整个人神经都紧绷了起来,顿时有些紧张。

“老爷,少爷说了,不许江家之人,踏入东海半步,去一个……”

夏天遮阳少女纯美可人

“去一个,他杀一个是不是?”

江道然把笔丢在纸上,墨水顿时侵染了一片。

他表情严肃,又十分复杂,好像在生气,好像又有些无奈和后悔。

“就算是我去,他也一样敢动手。”

江道然很清楚这一点。

对自己,江宁是真敢下手!

“老爷,请三思。”

江海严肃道。

他呆在江道然身边近二十年,为江道然挡下不知道多少危险,从没人可以伤到江道然。

但在江宁面前,江海没有任何信心。

哪怕,那是江家的少爷,江道然的亲生儿子!

“我就说说而已。”

江道然恼怒不已,“我知道这小子想做什么。”

不就是培养林雨真么?

让她变得足够优秀,超过灵儿,超过跟他指腹为婚的那个女孩,那个三岁就发誓,此生非江宁不嫁的女孩。

那个,屹立在北方,所有年轻女孩都只能仰望的女孩!

但想让灵儿主动放弃,很难。

除非林雨真真的比灵儿更加优秀,那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江道然才不管这些,这是江宁的事情,他现在生气的是,他想见林雨真,都还要江宁同意。

见江道然没有继续坚持,江海稍稍松了一口气。

他捡起地上的纸笔,放回桌子之上。

要他现在就跟江宁面对面,他真是一点都不愿意。

之前去东海机场等江宁,他很清楚感觉到,江宁对自己的杀意,没有一丝虚假!

江宁恨江家,恨江道然,恨之入骨!

“不过,我还是想见见那女孩,就算江宁杀我,我也认了。”

江道然突然一句话,吓得江海手一抖,宣纸一下子又掉落到地上。

江海喉结滑动,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老爷……”

他立刻单膝跪了下来,“请老爷三思!”

这不是可玩笑的!

以现在江宁对江家的态度,江道然胆敢私下接触林雨真,江宁真的会动手,毫不留情面。

别说是江道然,这个世界上,只要江宁想杀,就没有他杀不了的人!

甚至,因为当年那件事,江道然一度是江宁最想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