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匆匆而过,一晃就到了八月底,随着弗朗茨登基大典的临近,维也纳也变得热闹起来。

欢声笑语,冲淡了三月叛乱带来的阴影。

政府的战时经济体制,对于恢复经济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奥地利已经摆脱了经济危机的影响。

大量的国有企业诞生,《劳工保护法》的实施,工人阶级缓上了一口气,大家的日子好过了不少。

得益于报纸长期以来的正面宣传,弗朗茨在民间的声望还是很不错的,民众对他这位年轻的君主很是期待。

哈布斯堡家族的面子还是足够大的,欧洲各大贵族都派出了重量级人物参加这次大典,一时间维也纳是权贵云集。

弗朗茨总算是体会到了什么是下半身堡家族,这真的亲戚遍布欧洲大陆,乱七八糟的关系是捋不清了。

好在欧洲不怎么计较辈分,不然弗朗茨就要傻眼了,因为从不同的角度出发,亲戚关系也不一样,有可能一个人同时是你的:二大爷、三叔公、小侄子、表兄弟……

这还是因为欧洲大陆局势不稳,很多贵族留在国内主持大局的结果,不然维也纳还会更加热闹。

资本家们必须要感激弗朗茨,他的这次登基大典,直接让维也纳的商业繁华度提升了一个档次。

这些前来参加大典的宾客,都是一帮大人物,出门在外怎么也要带上几个小弟,现在维也纳突然增加了数万购买力强大的优质客户,商业想不繁华都不行。

9月1日,这个具有纪念意义的日子,上帝非常的给面子,似乎在眷顾着他的忠实信徒。

我心只能有你

今天,维也纳的天空格外的高,空气是格外的爽,风儿是格外的柔和。没有夏日的炎热,也没有冬日的寒风刺骨,大地一片绿意盎然。

在这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弗朗茨在霍夫堡登上了奥地利皇帝的宝座,奥地利历史又掀开了新的一页。

这次神圣的登基大典办的怎么样,弗朗茨不想评价了,他现在只有一个感觉——累。

先是像木偶一般走完了登基流程,紧接着又去接待一帮贵客,搞得他精疲力尽。

傍晚,回到了卧室中,弗朗茨只感觉一阵空虚袭来。富丽堂皇的维也纳宫,仿佛也无法令他感到一丝暖意。

帝王注定是孤独的,一个伟大的帝王必须舍弃不必要的情感,情感也是政治体系中的一部分。

帝王无论在情感上、政治思想上决策改革上都是孤独的,他们也在孤独中磨练出一颗坚硬的心,在孤独中磨练出容忍的器量。

欧洲大陆还好一点儿,皇室的内部倾轧没有那么严重。在正常情况下,不用担心兄弟姐妹谋权篡位,这算是唯一的好消息。

弗朗茨的运气不错,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早夭的那一个妹妹就不用考虑了,在他穿越前就见了上帝,自然谈不上什么感情,剩下的几个兄弟姐妹关系都很不错。

本着弟弟就是用来坑的,这不马西米连诺和卡尔·路德维希两个少年就被弗朗茨推出去迎接宾客了,这也皇室成员的责任。

最后一个妹妹就算了,弗朗茨还不想自找麻烦。路德维希·维克多公主才刚刚6岁,正是活泼好动的年纪,恶作剧就是她的爱好之一。

弗朗茨和父亲卡尔大公一样,都很喜欢这个瓷娃娃般的妹妹,对她很是放纵,这令一心想要把她培养成一名合格公主的苏菲夫人很是头疼。

看着房间里多出来的礼物,弗朗茨冰冷的心融化了,打开了精美的礼盒,里面放着一个胖胖小泥人。

泥人头上戴着一顶可能是帽子,也可能是王冠的东西,谁知道呢?

拿起旁边的小纸条,看着上面的内容,弗朗茨颇有几分哭笑不得的感觉。按照信上的说法,这个泥人就是弗朗茨在妹妹心目中的高大形象。

泥人捏的胖也就算了,劣质产品不能要求太多,这缺了一条胳膊算什么事?难道他这个兄长是一个残废人么?

弗朗茨只能把这个锅丢给文艺复兴,欧洲文艺复兴后,欧洲很多雕像都是缺胳膊短腿,美其名曰缺陷美。

这不就教坏了下一代,残缺才是美,所以这一件路德维希·维克多公主的作品,也不能例外了。

下定决心要纠正人们这种错误的审美观过后,弗朗茨已经躺在了床上,迅速的进入了梦乡。明天还要工作,年轻人还没有到享受的时候。

……

次日,弗朗茨照例一大早就起床了,看的出来他的心情很不错,在维也纳宫中逛了起来,顺便代替今天的训练了。

作为欧洲最知名的三大宫殿之一,维也纳宫还是很漂亮的。目及所见皆是璀目眩烂的珐琅彩绘窗棂,和栩栩如生的大理石浮雕,似罗丹的手,似米开的魂,似达芬奇的灵气,似拉斐尔的洒脱……

“陛下,首相和内阁大臣们求见。”

侍女珍妮清脆的声音,在弗朗茨的耳边响起,他还有些不怎么适应,昨天之前他还是殿下,现在就变成了陛下。

这种不适应一闪而逝,弗朗茨应声回答道:“请他们过来吧!”

一大清早费利克斯首相就带着内阁找上门了,显然是有大事,否则他们是不会这么冒失的。

“都坐下吧,珍妮让厨房多准备一些早餐。”

弗朗茨知道大家来的这么早,多半都是饿着肚皮来的,作为一个好领导,他自然要关心下属们的生活了。

“说吧,发生了什么事,你们这么急就赶过来了?”弗朗茨问道

为了登基大典顺利进行,奥地利政府都在执行稳健政策,可以说是国泰民安,不会有大事发生。

费利克斯首相脸色阴沉的回答道:“陛下,我们暗中调查教会资产的事情马上就要暴露了,昨天内阁中的一份相关文件被人盗窃,现在不知所踪。”

听到了这个消息,弗朗茨的好心情瞬间没了。这个消息泄露的不是时候,教会根深蒂固,清查他们的资产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

这又不是镇压叛乱分子,可以直接抓人抄家,对于这些教会中人,奥地利政府是不可能这么粗暴的。

弗朗茨只是要他们的钱,命就算了,民众还需要心灵寄托,不能一棍子打死。

消息泄露过后,想要慢慢查下去就难了。转移、隐匿财产的办法多的去了,让这些人反应过来了,收拾了首尾过后,奥地利政府最后能够得到的就不多了。

弗朗茨想了想说:“那就提前行动吧,反正我们也没有指望把教会的油水榨干,没收他们的非法财产拿回来就行了。

别的好藏,教会的土地总藏不住吧?

外交部和教皇陛下谈,让他下达命令,令奥地利地区的教会把土地部卖给政府,这笔钱充当拯救教皇国的军费。”

机会难得,现在庇护九世被革命党人赶的流亡海外。昨天刚给弗朗茨加冕,现在正好在维也纳。裸的利益交换,不怕他会拒绝。

至于奥地利教会的利益受损,这关教皇什么事?

教皇国才是庇护九世的根基,奥地利教会利益受损,损失最大的还是一帮地方主教,为了夺回教皇国付出些许代价根本就不算啥。

“是,陛下!”梅特涅回答道

用教皇对付教会是最好的办法,只要有了大义上的名份,奥地利政府可以轻松的逼迫这些主教们妥协。

奥地利政府要的是教会的财产,又不是要动他们个人的财产,还不足以令他们拼命。

刚刚镇压了国内叛乱,奥地利很多地方都是杀的人头滚滚,贵族们对政府的都有敬畏之心,正是下手的最佳机会。

“陛下,不如以教皇的名义召集各地的主教前来维也纳开会,向他们宣布这个决定,谁反对就让庇护九世罢免他的主教之位。”费利克斯首相提议道

显然,教权衰落的时代,教皇也不在是那么高高在上了。费利克斯首相根本就没有把庇护九世当成一回事,如果奥地利愿意,就算是换一个教皇也不是太难。

现在奥地利政府给予庇护九世的尊重,那是因为大家之前合作的还算愉快,作为天主教国家尊重一下教皇罢了。

听了费利克斯的话,“鸿门宴”瞬间浮现在了弗朗茨的脑海中,主教又不是世袭制的,教廷是有权利罢免的。

尽管到了现在,主教任免大部分都是地方教会决定,罗马教廷只是走一下过场。

现在奥地利政府需要,那么这项权利短时间内又可以回到教皇手中。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只要是聪明人都知道,一旦被罢免了主角之位,他们的烂事就会在最短的时间里,被奥地利政府给扒的一干二净,等待他们的结果就只有一个字——死。

“好,就这么办吧!”

弗朗茨点了点头说,可以用文明人的办法解决问题,又何必搞那么血腥呢?

教会的贪婪由来已久,他这个伪天主教徒,可没有替上帝清理门户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