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吧。”

“这是什么?”

“原子弹的设计图纸。”

原子弹的设计图纸……

乔大山打了个激灵,那边胡亮也顾不上李美燕会不会揍他了,跑到近处一瞧,眼都瞪直了。

那张纸上画着原子弹的各模块构造,包括组成材料,反应所需的各种外部条件,涉及到的物理和数学公式、引爆方式、爆炸威力及核辐射相关参数……

“昨天你在车厢里画的就是这玩意儿?”

林跃说道:“不然呢?”

胡亮嘿嘿笑道:“跃哥你的画功真棒。”

重点是在这里吗?

李美燕十分无语,这家伙为了让希希弹琴可真是够拼的。

武术、音乐、英语、制造原子弹,还有他不会的东西吗?

穿蓝色格子裙妙龄少女纤柔身体明媚好时光写真

乔大山跪行到林跃身后,拽了拽他的衣角:“你真会造原子弹啊?”

林跃说道:“条件允许的话,可以试试看。”

别说,他还真研究过这玩意儿。

在《一代宗师》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国际社会核战氛围十分浓重,欧美国家甚至衍生出核子文化,毕竟是导致日本投降的大杀器。

关于核子物理的论文大量出现在科学杂志上,林跃作为hk大学的客座教授,虽然专业是建筑学和土木工程,但是闲来无事跟那些教授聊天打屁,难免说起“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话题,无论是来自同事的科普,还是对方推荐的文章,他都认真看了。

后面进入《普罗米修斯》的世界,为炸毁工程师基地,他的选择是改造战舰储备仓库里的核能装置,为此学了不少相关知识,所以要说研究原子弹,确实有一些心得。

“……”

“……”

“……”

“……”

包括希希在内,在场四人部失语。

“跃哥,你真是音乐经纪人?”胡亮又开始怀疑他的身份。

“你是修车厂的大师傅,一门心思玩摇滚。我是涉猎广泛的好市民,爱好是搞经纪,发掘新人,不行吗?”

“好像,没什么不妥哦。”胡亮讪笑道。

林跃没有理他,望李美燕说道:“敢不敢打个赌?”

“什么赌?”

“你只要答应她跟我弹琴,半个月时间,我保证让她回到以前的名次。成了,你别再逼她研究原子弹,不成,人还给你,我拍拍屁股回bj。”

“你为什么不选乔大山,非要希希跟你弹琴?”

“因为乐队有一张大饼脸就够了,多了影响食欲。”

乔大山摸摸自己的脸,迎着李美燕的目光笑了笑,只是不怎么好看。

“行,我答应你。”

其实早在刚才问希希是不是非要弹琴的时候,她的立场就软化了,只要女儿说是,她会毫不犹豫地把她交给林跃,不只因为这个男人身散发一股亲和力,还因为理性地想一想,像林经纪这么优秀的人,如果没有把握捧火乐队,会在一个小学生身上浪费这么多精力吗?

既然他那么相信希希,当妈妈的又怎么会妄自菲薄?

只可惜……小丫头经过上次说教事件和成绩下降被骂后心存畏惧,不敢实话实说。

但是天知道那位林经济怎么搞得,还真对原子弹有研究。

这家伙究竟什么来头?

……

“跃哥,跃哥……你真是太厉害了。”

从乔大山家里出来,胡亮一脸兴奋地比划两下:“诶,咔咔这么一整,那老娘们儿就变小鸡子了,你是没看乔大山的表情,眼睛都瞪成电灯泡了。”

林跃没有理他,继续往前走。

胡亮又绕到另一边:“跃哥,跃哥,你也教我两下呗,哪天李美燕再跟我来硬的,咱也给她点颜色看看,让她知道这天下还是老爷们儿的。”

哗……

林跃拉开车厢门坐进去:“开车。”

胡亮转到主驾驶那边,拉开车门坐上去,拧了两下钥匙发动大破车的引擎,刚要挂档上路,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跃哥,不是我怀疑你的能力,这辅导孩子学习吧,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我后面那做广告设计的大哥,媳妇也是大学毕业,每天因为小孩子听不懂她的讲解破口大骂,那家伙嗷嗷的,跟打架似得。”

“你见过我做没谱的事吗?”

胡亮想了想,不说话了,挂档踩油门开车上路。

林跃当然有把握在月底前帮助希希挽回成绩,一来她搞乐队落下的课程并不多,二来他又不是没教过书,在《叶问》世界里教导那些一点基础都没有的小孩子学语文、数学、英语,不是比辅导希希要困难的多得多?

“跃哥,你就去我那儿住呗,你去我那儿住,今晚我请你吃我们东北贼有名的铁锅炖鱼。”

“不去。”

林跃没有理他,在那儿盘算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希希搞定了,杨双树那边儿要有效果得个三五天时间,剩下的就是丁建国和炸药了。后者连老孙头都联系不上,他跟胡亮自然更没主意,那么接下来要攻略的人物……

丁建国。

名字不好听,但人长得可标致了。

但是……她不接电话可咋办啊。

“胡亮,你要能把丁建国约出来,我就搬到你那儿去住,怎么样?”

呲~

胡亮一脚把车闷在半路上,回头望着林跃抖抖他妖娆的小眼睛:“跃哥,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啊。”

“不反悔。”

林跃心说在酒店帮希希补习功课怎么着都不方便,胡亮那儿地方宽敞,倒是可以拿来当补习室。

“嘚嘞。”

胡亮那个美啊,心里跟抹了蜜似得,半路上还把录音机打开了,放的居然不是破吉他乐队的歌曲,是黄家驹的光辉岁月。

……

10月16日下午。

林跃正在网上给希希找可以提高阅读能力的课外读物,忽然手机铃声响了,他看也没看,随手接起来一听,是胡亮打来的。

“跃哥,搞定了,建国答应跟我们见面了。”

“行啊胡亮,有两下子。”

“跃哥,你下来吧,我就在酒店楼下。”

“好。”

林跃正准备挂电话,那边又传来胡亮的提醒:“退房啊,别忘了退房。”

“……”

妈蛋,得亏看过电影,知道胡亮是啥人,这要提前没有了解,搞不好还以为那家伙是gay呢。

林跃把挂在衣架上的衣服和卫生间的个人物品收进旅行箱,去前台退房,出门上了大破车。

“丁建国呢?”

胡亮嘿嘿说道:“我这就带你去见她。”

说完一脚油门下去,大破车呜的一声冲向市里。

十五分钟后。

大破车停在市区一栋大楼前面,林跃顺着胡亮指向望去,只见楼道玻璃那边出现两条晃得人眼晕的白腿,虽然走路的姿势还有些不太自然,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就是她,贝斯手丁建国。

“胡亮,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说服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