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出关,绝不能让明军安然渡河!”

马良面色冷厉,很是严肃的说道。

邓塞守将看了看河对岸密密麻麻的明军,下意识咽了口口水,难言道:“军师,这……会不会……”

“嗯?”

马良一怔,旋即回头面无表情的盯着他。

邓塞守将心头一寒,忙道:“是,军师。”

说完,就急忙转身下到关内,招呼人马。

马良的冷脸上没有半点波动,只是目光再度回到了对岸。

依稀间,马良发现明军别有动作,但是距离有些远,看不真切,只是一股不安感迅速在心头蔓延开来。

“到底是哪里不对,忽略了什么呢?”马良心念电转,却久久无有所获,眸光不由变得更加深邃。

对岸。

高顺和陈登都看到了邓塞的动静。

元气少女长发飘飘露明媚笑容白嫩肌肤写真图片

“长史,你看着邓塞,本都督看看这群人想要干嘛!”

“好!”陈登点头,旋即将望远镜转回邓塞,马良那大大的脑袋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

邓塞守将依照命令,所率之人多是弓兵,携弓带箭疾驰至明军正在搭建浮桥的对岸。

“弓箭手准备!”

高顺视之,心头冷笑不已:找死!

“放~”

不是对岸的刘军,而是明军之中的声音。

“梆梆”的声音中,连弩车发威,一根根丈许长的弩矢飞射对岸刘军。不少刘军士兵还未来得及松手放飞箭矢就被射中,一些运气好的则被穿成一串,当场死亡,运气不好的,则被射断了部分躯体,倒地惨嚎不已。

“快,撤退!”

邓塞守将并不是个怕死的家伙,但是面对这样的攻击,仍是大惊失色,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等回到关内,军师总不能怪本将吧!实在是明军太过凶猛啊!

这些人一退,明军没有了阻挠,安稳的建设浮桥。不过半个时辰就完成,然后又花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大军渡河,抵临邓塞关下。

邓塞守将回关之后,马良果然没有多说什么。因为明军弓弩的凶猛,不仅他清楚,军中的将士也十分的清楚,要是真的因此责罚了守将,怕是会引起一些不好的想法,眼下这个关头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

列阵毕,高顺亲自出阵喊道:“请马良出来答话!”

马良斟酌了一下,小心翼翼的漏出半个脑袋,回道:“高都督,你我份属敌对,没有什么好说的,请回吧!”

马良担心高顺说出些不好的话来,所以直接拒绝了。

可是这种情形下,是你想拒绝就能拒绝的吗?

自然不是!

高顺道:“马良,吾陛下亲自出手,刘备不日将亡,这些你是知道的,缘何还要妄抗天兵,徒增伤亡?”

马良色变,胡吼道:“胡说八道!”

“呵呵!”

高顺冷笑道:“是不是胡说你自己清楚。况且,要是胡说,关羽去哪儿了?怎么不见他出来呢?有本事让他出来与本都督一会?”

不等马良答话,高顺又道:“最关键的是,你以为本都督为何在此时突然动兵,便是因为牵制你们的目的已经达到,陛下即将攻克成都,刘备将死矣!”

“放箭,杀了他!”马良再也忍不住,嘶声怒吼。

邓塞守将却没有听他的话,而是满脸复杂的看着他,说道:“军师,他说的是真的吗?”

“什么真的假的,敌人的话你也信?”马良左言他顾。

邓塞守将顿时心头了然,道:“军师,圣人有言,不应天时,则遭天谴。军师才智过人,当不会不知道这个道理,缘何要如此?”

马良盯着他,眼底多有杀意:“陛下待你不薄,你就是这样回报陛下的吗?”

邓塞守将摇头道:“陛下待臣自是不薄,可是就要眼睁睁的看着军中的这些兄弟去送死吗?他们的父母、妻儿怎么办?”

“送死?”

马良大怒,但是看着邓塞守将丝毫不惧的面色,后面的话立时咽了回去。扫视周围的军士,见他们也是眼含闪烁,顿时明白麻烦大了。

“高都督不仅善于用兵,更是善于揣度人心,马某佩服!”马良嘲讽道。

高顺不在意道:“怎么?难道说实话也有问题?”

是啊!这说的是实话啊!

马良心头苦闷不已,随即却又想到:难道成都真的……陛下他……那关将军……

此前不去想,倒也没什么,但是现在想想,马良发觉自己有些自欺欺人了。

人心浮动,说的就是现在的邓塞。

相信只要高顺稍稍动动手,邓塞就将易主。

然而就在马良以为高顺这样的时候,高顺却突然退走,只是说道:“陛下怜悯苍生,不欲多造杀戮,吾等身为臣子自然是竭尽力去减少伤亡。今天下大势已明,马军师当自思之。今日本都督且退,允你一日时间考虑,过时,则不要怪本都督无情。”

“另外,邓塞的守军听着,要想活命,趁早投降,过往种种,吾陛下断然不会追究,可容尔等解甲归田,安享太平。”

最后这句话说完,高顺策马而走。之前布下阵势的大军亦是随之消失。就好像之前的一切,都只是幻觉一般。

“高明!高明啊!”

马良看着四周莫名的气氛,心头苦笑不已。

我兴大军而来,本可以一举拿下你们,但是却没有这样做,只是因为我们陛下仁慈,愿意饶你们一命。而你们的陛下是否还活着都是个问题,要不想当替死鬼,还是回家的话。

这才是高顺的目的啊!幻觉,那只是想象,反倒是极为高明的做法。

待明军彻底消失,马良思索了一下,朝邓塞守将说道:“你跟某来,有话和你说。”

然而,话音落下,马良就见周围的士兵立马就将他和他的护卫给围了起来。

剑拔弩张!

马良眉头微皱,他没有想到情形如此严峻,在邓塞守将开口以前,首先制止自己的侍卫,然后说道:“我们还是就在这里说吧,免得引起误会。”

邓塞守将心头也是舒了口气,他是真担心马良会因为之前的举动杀了他。点点头,道:“请军师吩咐。”

马良当即摆摆手,又扫了眼周围注意力放到这边的守军,说道:“吩咐谈不上,只是有几句话想和你说。”

等塞守将明白他的顾虑,但是手下人的好意也不好拒绝,遂再次点了点头。

马良见此,又斟酌了一下,才说道:“明军确实从汉中攻打益州,但是你们也应该知道,入蜀有多少险关,又要花多少工夫才能一一攻克,甚至能不能也很难说。”

“如果,陛下真的被擒,为何明军不等消息传来再进攻,到时候想必诸位都会无有战心,不是更容易吗?伤亡不是更低吗?”

“前些日子,大将军收到圣旨,不得不前往成都,但是临行前,已经将所有事情交给少将军。”

说完,马良头也不回的带着侍卫下到关内。

邓塞守将还在回味刚才的话,一应守军却是炸开了锅,纷纷讨论了起来。

“军师说的是真的吗?”

“益州易守难攻,应该是真的吧!”

“嗯,此话有理。”

“有理?既然有理,为何要让大将军去成都?”

是啊,为何?

“这……”

邓塞守将则是想得更多,他知道马良说这些话的意思不过是希望他尽力守住邓塞,并不是别的。

“只是,为何明军不等消息传来呢?难道真的是假的?只是虚言恫和?”

回到房间的马良也在想这个问题,不过他看得更远。

“真的?那高顺兴兵的目的是什么?加快一统天下?可这和减少伤亡不符吧?”

“假的?高顺就不怕消息传来,事情败露,引起大家的愤怒,适得其反吗?嗯……不对,成都的消息要传来,非一时之功,差不多近月时间才行。”

“那么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

明军大营,陈登疑惑的问道:“都督,为了一个马良,值得如此大费周章吗?”

高顺摇头道:“这不是我们所能知晓的,陛下的密令便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抓住马良。”

“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