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时辰后。

“哈哈哈,在师兄这里叨扰多时了,此次我刚出关,是该先去拜访师傅他老人家,师弟我就不多留了。”季辽哈哈一笑,对着比水流一拱手,随后站了起来,不过在他起身的同时目光有意的看了对面的胡焕秋一眼。

比水流眸子里闪过一抹精光,嘴角略微扬了起来。

“师弟,我还有事就不送你了。”比水流说道,而后又看向一旁坐着的胡焕秋,笑着点头,“焕秋啊,代我去送送你五师叔。”

胡焕秋叹了一口气,没想到当时卖了一个功法而已,现在却给自己惹了个麻烦,起身对着季辽一拱手,“师叔请!”

“嗯。”季辽应了一声,袍袖一抖,当先负手走了出去。

季辽与胡焕秋缓步走出五行宫外,季辽并没起身架风离去,而是就那么向着广场尽头幽幽的走着。

他脸上带着笑意,身后跟着同样一副乞丐模样的胡焕秋。

没过多久,他们二人就到了广场的边缘。

季辽停下脚步,负手遥望着衍天峰的壮丽之景。

胡焕秋如季辽一般,在他身旁站定。

他们二人想着各自的心事,不约而同的都没说话。

采菊花的小姑娘

片刻后,季辽黝黑的眼瞳一闪,轻声笑道,“师侄,你那店铺的生意可还好?你在种道山呆着难道不怕你那店铺被贼人偷了么?”

胡焕秋闻言脸顿时就苦了起来,心道还真是为了那件事来的。

“师叔啊,此前你我并不相识,那么与您说话着实是晚辈失礼了,要不您看这样,晚辈把您的那枚顶级灵石还给你,我们之间的事就一笔勾销了好不好?”

季辽扭头看了一眼胡焕秋,微微摇头。

“生意就是生意,我觉得值我就买了,至于价格一事却是不重要。”

胡焕秋闻言昏黄的眼眸一动,“哦?那师叔此次来这里找我,又是为了何事?”

“呵呵,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找你的呢?”季辽不答反问。

“师叔咱们就别绕了,您有话还是直说吧。”

“记得当日我曾问你,那部功法你是从哪里得来的?现在你总会告诉我吧?”季辽问道。

“这….”胡焕秋昏黄的眸子里一抹极不相配的精光一闪而过,“哈哈,此乃小事,这部功法师侄是在一位来往极南与仙北两地的道友手里买来的,据那位道友所说,那部残卷是从一个姓梁的元婴期修士手里流传出来的。”

“仙北人吗?姓梁?”季辽皱眉,思索了起来。

胡焕秋看着季辽的神情变化,过了一会才狡黠一笑,“

师叔,不知那部功法对您是否大有裨益,如果是的话,师侄愿意帮忙为你寻找剩余的部分的。”

季辽闻言眉梢微微一挑,饶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胡焕秋。

胡焕秋刚才的话明显是在试探季辽,那部功法仅是残卷而已,不过却不难看出那是一部通天的高深功法,季辽如果说他能修炼,也就是在承认他手里有那部功法的其他几层了。

“师侄啊,你若能弄到那部功法的其余部分又何必拿出来卖呢!”季辽笑着说道。

“这…”胡焕秋一时语塞。

看着眼前这个长相憨厚,体形消瘦的少年,胡焕秋没想到他的这个师叔竟是这么聪明,他们彼此试探,几番言语之下,他这个师叔的话还真是滴水不漏啊。

二人之间一时无语,气氛有些尴尬。

“呵呵,师侄,这事我们就先不提了,我来此还有件事想求你帮忙。”

片刻后,季辽说了一句,打断他们之间的沉寂。

“师叔但说无妨,师侄能办到的事绝不推脱。”胡焕秋一听这话,不知是真是假,还没听是什么当即应承了下来。

“你开那铺子里宝物极多,其中不乏有凡云四地之物,想来你应该是经常游走四地了,我此次前来就是想问问,阻隔极南与仙北之间的永恒雪域的事。”季辽说出了这次的来意。

“永恒雪域?”胡焕秋呢喃了一声,随后才开口说道,“不知师叔想问什么?”

“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

“好吧!”胡焕秋应了一声,组织了下语言,才又再次开口,“永恒雪域自开天辟地以来就已存在,与其说凡云四地,倒不如说是凡云五地,这永恒雪域虽属极南境域,但那里修士少有涉及,而且相比于极南的地域来看,那永恒雪域甚至还要超过极南半分,其内大到无边,非我等金丹元婴的修士不能横渡,不过就算是我等这般修为,一刻不停的赶路的话,想要渡过永恒雪域至少也需要五年才能到达仙北。”

“那么大么?”季辽瞳孔一缩。

“其实那里远比我说的还要大。”胡焕秋说道。

“嗯!”季辽嗯了一声,而后又再次问道,“那其中可有什么凶险?”

“呵呵,这也是我们修士不敢踏及那里的原因。”

“哦?这么说那里面还有能威胁到我等的东西了?”季辽问道。

“嗯,其实这凡云大陆生活的并不是只有我们人族,还有一族名为雪妖族,而这雪妖族就生活在永恒雪域之中,因为他们几乎不出永恒雪域,所以我们极南四地的修士鲜有人知。”

雪妖族?”季辽重复了一句。

入道数十年,他只听说过妖兽,这个雪妖族他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其实雪妖族与普通的妖族无异,不过却有着奇怪的血脉传承,生来便开启灵智,且各个都有灵根,多年衍化下来,其内修为高深的雪妖族不计其数,可以这么说,雪妖族与凡云四地任何一地相比都不落下风的。”

“竟有此事!”季辽略微诧异的说道。

“呵呵,而且雪妖族生来就仇视我们人族,只要相见便是不死不休,追杀至天涯海角,单凭我知道的就有不下十数个修士殒命在雪妖族的手里了。”胡焕秋说道,而后看向一旁皱眉的季辽,两眼一闪,问道,“师叔可是要去仙北?”

“你可有方法?”季辽不置可否的问道。

“没有,如果师叔想要在仙北带东西的话,我可以拖朋友去那边帮师叔带来,至于过去的方法我还真就不知道。”

“你没去过么?”

“那地方那么危险我去干嘛,我又不缺钱,我还得留着大好身躯,寻求大道呢。”胡焕秋打了个哈哈。

季辽闻言再次沉吟了起来。

他自离家开始,对他的身世一直都讳莫如深,除了芦竹和龙姬之外,季辽从没向外人透露,一路行来他竖敌太多了,修士因过节从而导致家族被灭的事,在修仙界并不少见,他虽对季家没什么感情,但毕竟是血脉至亲,季辽也并不想因为自己导致季家招来灭门的祸事。

良久之后,季辽说道,“不知你能不能在你朋友手里弄来横渡永恒雪域的地图?”

“这…师叔啊,那是人家吃饭的东西,我跟人家关系再好,人家也不会告诉我的。”胡焕秋一听季辽想要永恒雪域的地图,当即有些为难的说道。

“呵呵呵,你放心,我只要地图,灵石我这里有的是。”

“啊,哈哈,师叔你这可就难为我了。”胡焕秋再次打了个哈哈。

“师叔第一次与你开口,你不会驳了我的面子吧。”季辽饶有兴致的说道。

“啧,师叔看您说的。”

季辽也不多言,在腰间储物袋上一拍,一道流光霎时飞卷而出,一个装着一百枚顶级灵石的黑色布袋便落于季辽的手里。

随手一抛,季辽把灵石丢给胡焕秋。

胡焕秋接过,神识一扫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不够的话再来找我。”季辽说道。

“好!”事已至此,胡焕秋也不推脱,直接把季辽给他的灵石收了起来。

季辽身形一动,而后又突然停了下来,“对了,师侄,师叔

我这部功法的事牵扯颇多,一个不小心就是性命之忧,师侄你懂了吗?”

胡焕秋瞳孔一缩,看着那个带着憨厚笑容的季辽,随后淡淡点头。

季辽笑着对胡焕秋微微颔首,随即周身光芒一闪,径直冲上了半空,没过多久就消失在了天际。

季辽刚刚消失在天际,胡焕秋的身边就是升起一片绚烂的霞光,一扭之下,漩涡般的旋转起来,随后一凝,比水流的身影逐渐凝聚。

比水流负手站在广场边缘,望着远处天际。

胡焕秋也是一语不发。

许久后,比水流才幽幽说道,“你五师叔这是在告诉我们,这事要咽进肚子里啊。”

胡焕秋深以为意的点点头,“师叔心智奇高,此番前来虽不曾明言,但凭他只言片语不难看得出来。”

“呼….”比水流长出了一口气,随后扬起一抹笑意,“你五师叔并非常人,既然他开口了我们照办就是!”

“嗯…”胡焕秋望着远处天际轻轻点头。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一世符仙》,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第三百六十六 邪丹

“仙北元婴期修士?又姓梁?”飞遁之中,季辽轻声低语。

季辽一直思索着胡焕秋的话,当他听到胡焕秋说五行衍火决是在一个仙北姓梁的修士手里流传出来的,季辽马上就想到了梁去水。

他还记得季云霄在给他传承的时候,曾经说过一句,季云霄是为了梁去水办事,才去找华云道人的麻烦,现在看来,季云霄应该是为了梁去水手里的五行衍火决残卷才去找的华云道人的了。

“此前我还以为老祖与梁去水关系莫逆才出手的呢,原来这里还有这样一层关系。”季辽口中轻声呢喃,他望向远处那湛蓝的天际,说道,“五行衍火决….梁去水…。”

一道惊鸿在高空中穿行而过,绕过无数个云雾笼罩的山峦,一路向着仙极山所在的方向飞驰而去。

季辽周身光芒闪烁,金丹中期的修为透体而出,这一刻季辽感受着体内浑厚无比的灵力,心神一阵阵荡漾,他没想到一入种道山他就得了这么大的机缘,不但结丹成功,而且还是结丹之中那无与伦比的无暇仙丹。

有了这枚无暇仙丹,他只要不出现意外,将来凝结元婴甚至突破炼神都是指日可待,届时这凡云大陆他季辽将在没敌手,无所畏惧。

盏茶之后,季辽的身影出现在一座云雾笼罩的山脉之前。

这山脉与种道山其他六峰不同,少了许多千丈的奇险高峰,更多的则是百丈的低矮雪峰,山势平缓了不少,如果硬要拿来相比的话,那就是其他六峰多了几分苍劲,而这条山脉多了几分柔和。

云雾笼罩间,季辽穿梭而过,不消片刻一个只有几百丈,表面盖了一层皑皑白雪的雪峰出现在了季辽眼前。

雪峰周围并没建筑,尽显自然之境,只有那雪峰的半山腰处有着一座与周围雪景融为一体的宫殿。

季辽飞身直落而下,踩在了那宫殿前的广场上,抬眼一看,三个金灿灿的大字映入了他的眼睛里。

“丹神宫。”

季辽眼睛里光芒微微一闪,随即负手向着宫殿大门走了过去。

到了门口,季辽驻足。

“弟子季辽,拜见师尊。”季辽对着宫殿躬身行了一礼,口中诵道。

吱呀一声,丹神宫的大门缓缓打开,随后便听一个和缓的声音传了出来。

“不必拘礼,你进来吧。”

“是!”季辽应了一声,而后迈步而入。

丹神宫内部极大,不过却并没任何装饰,白玉石板打造的地面上空空如也,十数根几人合抱的白玉廊柱也是没有任何花纹,略显几分空寂,不过却有着几分浑然

一体的大气。

“哒哒哒。”

季辽轻轻迈步,哒哒哒的脚步声在大殿内回荡着。

一路向前而行,到了大殿尽头,却见一个丈许高的高台立在了那里。

那高台不大,很是朴素,一头银发的大道子正一脸笑意的盘坐其上,看着季辽。

“弟子季辽,参见师尊。”季辽站定,再次诵了一句。

“嗯!你的修为巩固了?”大道子问道。

“多谢师尊关心,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巩固,修为终于稳定下来了。”季辽站直身体憨憨一笑。

看着身前这个极南顶尖存在的老者,季辽心里有种恍惚之感,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能拜在这种人的门下,成为他的亲传弟子。

“嗯。”

大道子也是脸带笑意,看着自己师傅选中的这个小子,此前他还没看出什么来,但这小子结丹的时候,体内爆发的两股真灵气息,大道子终于明白为什么师傅会放弃柳如烟从而选择他了。

那可是无暇仙丹,饶是他自己也没那实力凝结无暇仙丹,况且还是在没有任何的准备之下。

这天地间生灵无数,其中最顶尖的存在那就是真灵,应天地而生,生来就有道意强大无比,乃是无上的存在,简单的举个例子,那就是人族在真灵的眼睛里还不如一只蚂蚁。

“神韵山刚刚开山,想必山内还有许多事要忙吧。”

大道子看着这个未来的接班人,自己的这个小弟子,越看越是喜欢和季辽唠起了家常。

“山内还没其他的弟子,现在还没太多需要操心的。”季辽呵呵一笑,如此回道。

“对了,结丹之后你曾对百万极南人说,五十年后才开山收徒,如今神韵山人丁稀疏,这又是为何?”大道子问道。

季辽想了想,随即笑道,“不瞒师傅,弟子结丹之后便有一件极其重要的事要离开极南一段时间,所以近些年弟子就不打算在收新的弟子了。”

“哦?离开极南?”大道子闻言狐疑的看了季辽一眼,那意思似在询问,不过也有着几分关切。

季辽感受到了大道子的意思,心中一暖。

踏入修仙界数十载,他还是第一次被长辈关照,一时间心里顿时涌起了一种感动。

沉吟了良久,季辽才缓缓说道,“实不相瞒,弟子乃是仙北人士,踏入仙途数十载,辗转反侧到了极南,所以….”

说道这里季辽不在说下去。

大道子会意的点点头,“我等踏入仙途本应心无他物,不过血脉至亲却终究无法割舍,此乃人之常情。”

“多谢师傅谅解。”季辽诚恳的说道。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的神韵山已有后代弟子,他们尚不知此后修道之路,你切记不可贸然离开,否则难免害了自己的弟子,懂吗?”

“是,弟子明白。”季辽对着大道子一抱拳。

“好了,你还有何事?”大道子笑着颔首,问道。

“弟子心里却有一事,还望师傅指点!”

“哦?你且说来听听。”

“是!”季辽应了一声,随即缓缓说道,“弟子修炼的乃是符道,此前得了一部玄阶典籍,参悟良久始终不得要领。”

“嗯!”大道子微微颔首,嘴角再次扬起了一抹笑意,而后淡淡说道,“符修一直认为天地五行乃是天地至理,但却从不知晓,符修之道越到深处就要跳出五行,将视野放在天地之外,大到无边,此乃大道无边玄之又玄。”

季辽闻言身子一抖,大道子的话犹如一束天光从天而降,一下子便拨开了笼罩着他头顶的迷雾,让他如梦方醒醍醐灌顶。

他本想着自己还要拿出那本雾霭真虚符让大道子观瞧一番,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仅是提了一句玄阶符箓,大道子就已知晓他心中的迷惑,从而随意的三两句话,就为他点明了道路。

一时间,季辽心中无限感慨,同时也有几分疑惑。

“师傅,难道天地五行不是天地至理?又或者天地间还有另一种理?”

“天地间有很多种气,灵气、煞气、又或是灰气,甚至人死后怨念所化的怨气,他们虽在天地间,却不在五行中。”

“是!弟子懂了。”季辽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对着大道子磕了一个响头。

他一直认为符师修炼的就是天地五行,认为对五行越加深感悟,在符箓之道上就走的越远,经过大道子的一番指点,季辽终于明白,自己把符修想的理所当然了,所谓玄之又玄,就是创造那些不可能又想不到的东西,出其不意,跳出五行。

“你还有何事不懂?”大道子笑看着下方季辽问道。

季辽起身,微微摇头,不过样子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呵呵呵,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大道子看穿了季辽,呵呵一笑。

季辽犹豫了片刻,略带希冀的说道,“弟子还请师傅赏赐一枚续命仙丹。”

大道子闻言脸色不变,不过确是淡淡摇头,“寿元一事只能通过自身修炼获取,饶是修士,就算修为通天,寿元将近也得引恨,续命仙丹有违轮回,这种丹药乃是邪丹。”

大道子并没明说,不过话中意思却在明显不过。

季辽早就预料到是这种结果。

正如大道子所说,生死轮回乃是天道,不可逆,不可反。

而且炼制这种丹药还有诸多限制,炼丹之时不但会伤及丹师己身,而且这种丹药大多都是由炼丹师的寿元作为填补。

也就是说,增加多少寿元,就要在炼丹师身上抽走多少,所以在修仙界增加寿元的丹药一直被称之为邪丹,所以这种丹药,没一个丹师炼制,就算手里有丹方也不会动手炼制。

季辽明白这其中道理,也不强求,不过这种丹药哪怕是在珍贵,他季辽也必须弄到手,他离家数十载,她娘还没纳气仍旧是凡人一个,现在算来,他娘恐怕至少已有八十岁了,他可不想再回家时还没陪上季霜月几年,就要眼看着她死去。

“多谢师傅指点,弟子这就回山了。”季辽对着大道子一拱手,告辞说道。

“嗯…。”大道子点点头,而后,再次开口,“再过七日我便开炉炼丹,届时你可来观摩。”

“是!”季辽应声随即退出了丹神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