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提出金本位改革前,弗朗茨就考虑过黄金储备的问题了,最佳的选择自然是占据黄金产地,自己组织人手开采。

很遗憾世界上主要的黄金产地都和新神圣罗马帝国没有关系,这其中大部分地区都在英国人手中。

这个年代易开采的金矿,主要分布在南非、俄罗斯、加拿大、澳大利亚、美国、津巴布韦、加纳、巴西、哥伦比亚、菲律宾、巴布亚新几内亚等地区。

没有办法,整个欧洲大陆都缺少金矿,就算是有也大都被开发了,现在剩下的金矿都埋在地下,露天金矿已经不存在了。

弗朗茨不是百科全书,不可能清楚的记得每一个金矿的位置,自然不可能把国内存在的金矿都找出来了。

相比黄金的低产量,奥地利的白银产量就要好的多了,在金银复位制度下,支撑起奥地利货币币值的就是白银。

经过艰难的博弈,最后新神圣罗马帝国勉强通过了金本位改革制度。这是弗朗茨没有干预的结果,奥地利政府内部同样有人投了反对票。

不管怎么说,金本位改革是早晚的事情,提前启动还可以抢兑一部分黄金,要是晚了大家都开始抢黄金,那么付出的代价就大了。

大的金矿不在控制范围之内,但是小的金矿却不是没有,除了本土之外,奥地利的两块殖民地几内亚和刚果也有不少金矿。

地下的金矿先不提,河床冲积产生的露天金矿,总可以开采吧?

弗朗茨的期待值不高,每年有几吨的产量,弥补一下国内的黄金缺口就行了。

至于别的金矿产地,还是等英国人镇压印度起义的时候再搞小动作,现在还是安分一点儿,免得成为了靶子。

温柔女生眼睛闪着光芒

到时候奥地利的铁路舰也出来了,占据了先手优势,几艘铁甲舰往殖民地一放,拥有区域海军优势后,再去抢夺殖民地话语权又不一样了。

不要看英国海军世界第一,可是他们要守卫的殖民地也多。分散在世界各地后,除了在重要海域占优势外,剩下的地区还要看各国的投入。

在金矿没有发现前,这些地区的价值和发现后完全是两个概念,根本就不值得各国拼命抢。

按照奥地利的经营模式,只要在当地经营十几年,送上去十几万移民,就不怕竞争对手了。

战争也是需要成本的,除非是南非那种巨矿,不然千儿八百吨储量的金矿,真的就不够两个大国一场局部战争的开销。

那怕是南非的黄金占据世界的一半,英国人最重要的殖民地还是印度,原因非常的简单,金矿开采也是有成本的。

即便是巅峰时期,英国人在南非获得的利益,仍然不足印度的五分之一,两者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弗朗茨自然不可能本末倒置,一心跑去搞黄金,就不惜一切代价了。说白了黄金也只是财富的一种具现,其它的工业原材料同样也是财富。

最关键的核心还是发展国内的工业,历史上德国那么缺黄金储备,不也发展起来了么?

工业时代人类创造财富的速度,远远不是几个金矿可以比拟的,发展自身才是最重要的。

两次世界大战过后,英国人手中仍然握着印度、南非、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地区,最后还不是乖乖的把世界霸权让出来?

确定了金本位改革后,剩下的事情弗朗茨就交给内阁来办了。

……

弗朗茨还是低估金本位改革带来的影响,国内的热议不说,在欧洲大陆也引起了轰动。

伦敦

新神圣罗马帝国突然开始金本位改革,第一时间引起了英国政府的关注。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角度上看,金本位制度将更加有利于国际贸易。

这对英国人来说,新神圣罗马帝国加入金本位制度行列,无疑是他们的货币霸权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这个年代英国人拥有全世界最多的黄金储备,伦敦又是全球最大的金融中心,一旦各国都采用金本位制度,那么他们建立的英镑——黄金的结算制度,就会成为世界主流。

缺乏黄金储备的国家,不得不购买英镑充当储备金稳定币值。国际结算中,使用英镑结算自然也是少不了的。

一旦英镑成为了世界货币,那所带来的利益,就不是一星半点儿了,这将奠定英国人的世界霸权基础。

知道归知道,这就是一个阳谋。那怕知道英国人的计划,弗朗茨还是要捏着鼻子认了。

总不能为了避免英国人建立霸权,就不顾国内的经济发展吧?金银兑换比例时常发生变化,显然不利于工商业发展。

唐宁街10号,受近东战争失败的影响,这里再次换了主人。在国内的权利斗争中,乔治内阁已经滚蛋了,现在是辉格党的格兰维尔勋爵内阁。

历史上那位帕麦斯顿首相,非常不幸在上一次政治风波中完蛋了,加上近东战争的失败,他本人又是战争发起者,自然不可能东山再起了。

作为金融、商业界利益代表的政党,辉格党也是推行金本位制度的急先锋,后世欧洲各国进行金本位改革,都少不了他们的影子。

格兰维尔首相有些惊讶的说:“一贯保守的奥地利人,这次居然率先开始了金本位制度改革。

我不否认奥地利加入金本位体系对大不列颠有好处,不过这种突兀的转变,还是有些令人难以接受,你们觉得维也纳政府这次改革能够成功么?”

外交大臣约翰-罗素回答道:“首相阁下,维也纳政府这次金本位改革,更多的还是因为权利斗争,中央政府想要加强对邦国政府的控制。

新神圣罗马帝国本质上就是在继承神圣罗马帝国的法统,自然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制约,各邦国政府的自主性非常大。

到了现在为止,维也纳政府也仅仅只是拿到了统一的外交权和战时军队指挥权,现在维也纳政府想要收回铸币权,才搞起了金本位制度改革。

虽然时间上有些匆忙,不过近东战争中奥地利发了一笔战争财,现在维也纳政府手中应该有足够的资金进行货币改革。

在不发生意外的情况下,新神圣罗马帝国加入金本位体系,应该不会有大问题。”

沉思了片刻功夫后,格兰维尔首相开口问道:“金本位改革除了需要资金外,还要大量的黄金储备,想必维也纳政府马上就要在国际市场上收购黄金了。

不过国际市场风云变幻,黄金又是稀缺资源,现在应该到了涨价的时候,奥地利人恐怕是买不到足够的黄金储备了。

不过考虑到英奥两国关系,我们给奥地利人提供一笔贷款,帮助他们实现金本位改革怎么样?”

毫无疑问,格兰维尔首相是准备搞事情了。作为国际黄金市场上的庄家,黄金兑换白银的定价权可是在英国人手上。

只要英国人操纵黄金价格,奥地利想要收购足够的黄金就难了。

一旦获得不了足够的黄金,那么维也纳政府就只能接受英国人的贷款,然后建立“英镑——黄金体系”的本位制度。

这将大大提高英镑的国际地位,为国际贸易中用英镑结算,奠定了基础。

英奥友谊,那就是一个笑话。在符合英国利益的时候,那就是深厚友谊;一旦利益相违背了,再深厚的友谊也可以变成敌人。

历史上,英奥两国一直都是准同盟关系,支持奥地利反对俄罗斯是大英帝国执行了近百年的国策。

到了20世纪初起,为了遏制德国人,英国人转身就和俄国人妥协,抛弃了这个传统盟友。

沉默了半响过后,财政大臣乔治-格雷回答道:“首相的提议不错,让新神圣罗马帝国加入到我们的货币体系中,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

显然,奥地利接不接受贷款只是小问题,最重要的还是要让维也纳政府承认“英镑——黄金体系”,加入他们主导的英镑作为国际货币结算体系中。

为了英镑成为国际货币所带来的庞大利益,19世纪中后期,英国人就开始疯狂输出英镑,利用各种手段让各国政府承认英镑霸权。

历史上大英帝国的世界霸权,实际上就是建立在英镑的货币霸权上的,英国人通过英镑这种隐晦的手段攫取了大量的利益。

后世,大英帝国的殖民帝国崩溃,首先崩溃的同样也是货币霸权,为了争夺货币霸权,美国人同样祭出了输出美元这个大招。

从一战后投资欧洲,给德国人输血,让他们恢复元气;到二战过后的欧洲援助计划,都是在争夺货币霸权。

英国人广袤的殖民地,美国人都放弃了,但是唯独货币霸权被他们死死的抓在手中,这里面的利益可见一般。

格兰维尔首相关心的问道:“罗素爵士,你觉得维也纳政府接受我们善意的几率有多大。”

沉思片刻功夫后,约翰-罗素笑呵呵回答道:“这就要看我们的出价有多高了!

新神圣罗马帝国的经济体量虽然很大,可是在黄金储备上处于了劣势,在建立国际货币霸权的道路上,他们没有参与竞争的资格。

现在除了法国人有可能在这方面威胁我们外,欧洲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具备这种实力,当然俄国人如果完成了内部改革,也是一个威胁。”

犹豫了片刻功夫后,格兰维尔首相做出了决定:“那么我们的速度就要快点儿了,必须抢在竞争对手反应过来之前,将更多的国家拉拢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