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桌子上放着一张a4纸,拿起来一瞧,纸张的页眉印着一行字——微机课代表的职责。

一:提前一天告知同学们带鞋套。

二:利用大课间或者放学后的课余时间检查微机室电脑的运行情况,鼠标、键盘、显示器、耳机能否正常工作,如果不能,记录下机号,上报老师。

三:在微机课上配合班长维持秩序,帮助同学们认真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

四:遵照微机课老师的指示,维护计算机系统,在微机课结束后检查每一台电脑是否关机断电,同学有无遗落个人物品在微机室。

五:注意微机室的环境卫生,每节课后留下两名值日生整理电脑桌椅,进行简单扫除。

微机课代表

让他做微机课代表

林跃放下a4纸环视四周,都知道他是鲁西北地区穷乡僻壤来的转校生,要用这样的损招来让他出丑。

现在是1999年,可不是2009年,微机课还没有普及,在县城一级的区划里,只有那些爱玩的,也就是老师口中调皮捣蛋不服管的差生才会进电脑屋玩游戏,早一步学会操作电脑,那些家里管得严的乖乖女好学生,基本上没有途径接触这种新兴事物,何况林跃小学和初中都是在乡镇学校读的,对于电脑的认识,还停留在电视节目里。

这就是利用帝都人生活和学习环境的优越性欺负土老帽了。

如果他确实是一个穷地方来的转校生,肯定会被这张纸弄得不上不下,难堪得很。

白色内衣秀

但是现在……

让一个做过互联网大亨的人当微机课代表

“你们是认真的”

四眼妹空铃草推推鼻梁上的近视镜,拉着死党何莎的手走过去:“以前付翔是微机课代表,现在他转学了,你坐了他的位置,而且你学习那么好,一定能胜任这个职务的,微机课徐老师做出这样的决定可是出于对你的信任。同学们,你们说是不是”

“对,我们大家都希望你当微机课代表。”旁边的人跟着起哄。

傻子都看得出大家要瞧他的笑话,一个穷乡僻壤来的小子去做微机课代表,会出怎样的丑呢还真是叫人期待呀。

“既然大家这么看得起我,那我试试”林跃一脸勉为其难的表情。

“你一定能做好的。”四眼妹微笑说道,她是数学课代表,早晨到办公室里拿练习题,费了好一番唇舌才说服徐老师把这项“在大家帮助下能够快速提高微机操作水平,增长见识”的职务交给小地方来的转校生。

她就怕林跃一口回绝,现在对方说要试试,还有比这更让人期待的事情吗

林跃在心里叹了口气,心说这可是你们自己约得……选得路,含着泪也要走完哦。

他把那张a4纸塞抽屉里,走到讲台上,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了几个字。

“下午微机课,中午回家记得带鞋套。”

完事把粉笔往黑板下缘的凹槽一丢,走回自己的座位坐下。

靠近前门的几个学生在那儿小声议论,说他装什么装,微机课一开,有他出丑的时候。

何莎倒是一脸古怪,看看黑板上的字,再看看从挎包拿出几本叫不出名字的书籍塞进抽屉的林跃,觉得这个土掉渣的家伙写字还蛮好看的。

要知道在纸张上写字难看的人,在黑板上写字一定不会好看,在纸张上写字好看的人,在黑板上写字不一定好看。而在黑板上写字好看的人,在纸张上写字一定好看。

她认真地搜刮了一下从小到大的记忆,虽然黑板上只有十几个字,但是这种程度的粉笔字,只有中学时教她写字的书法班老师能够比肩。

“小草,你看黑板上……”

何莎这边刚要问下空铃草对黑板上的粉笔字有什么看法,在走廊嬉闹的几个男学生一窝蜂冲进教室:“大马猴来了,大马猴来了……”

一听教导主任来到,屋里自由活动的学生们赶紧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本来高一一班班主任是侯老师,但是因为个人原因,她请了一个多月假,现在英语课给教高二的曹老师代课,班务方面由大马猴管理。

侯老师是个女人,一向很好说话,大马猴可就难伺候多了,毕竟是教导主任——哪个学校的教导主任不是一副挑剔嘴脸呢抓调皮捣蛋、抓奇装异服、抓学风不正、拉拢学生会的人搞班级分裂、同学斗同学……总之在学生们的心目中,对班主任的印象可能好坏参半,但是对教导主任的印象90%不怎么好。

随着教室安静下来,大马猴倒背双手,握着一根教尺,几张a4纸踱步走入。

他先看了一眼黑板上的粉笔字,眉毛微挑,心想自己教这个班政治半年多了,还没见谁写字这么漂亮呢。

不过……今天的重点不是寻找最美粉笔字。

身为教导主任,他的职责就是挑刺和提高学生的成绩。

“头发这么长,是要上街当流氓呀”

第一排留披肩发的女学生是他第一个开炮对象。

“这是什么多大了还往书桌上贴贴纸这小屁孩儿谁呀谁呀”

“蜡……笔小新。”

“这是玩物丧志,玩物丧志!”

林跃注意到前门小窗户外面人头闪动,他又看看教室里的空位,心说剧情是从自己转学的第二天开始的呀。

大马猴儿在教室里转了一圈儿,回到讲台上,一手拿着a4纸,一手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写了几个字,忽然意识到自己写的字和左边栏通知学生中午回家不要忘带鞋套的粉笔字差距很大,赶紧拿起讲台上的黑板擦,把左边栏林跃写得字擦掉。

“哈哈哈……”

反应快的学生发出一阵哄笑。

“笑,笑什么笑。”大马猴点着黑板说道:“班规每人抄三遍,今天晚上回去让你们家长签字……”

下面的人不笑了,陈寻、乔燃、赵烨三人一如电视剧里演得那样,相继由后门溜进教室。

遗憾的是他们小觑了大马猴的记忆力。

“第四排倒数第一个,中间这排倒数第二个,靠窗户正数第二个,你们三个给我出去。”

把陈寻三人撵出去后,大马猴抄完班规,又说了延长晚自习到九点的事,拿着教尺背着手出去了,靠近走廊窗户的男生使劲伸直脖子往外面瞅,想看高一一班有名的铁三角是怎么挨训的。

林跃当然不关心这个,拿出抽屉里的《内燃电力机车空气制动机》放在课桌上。

别人晨读背英语,背古文,背历史、地理,他晨读看课外书……

除了《内燃电力机车空气制动机》,抽屉里还有《铁路工程设计技术手册》、《铁路工务技术手册》……

都是他叔叔的藏书,本来叔叔下葬后,他爸说要不要把这些书都在坟上烧了,给老二带走,他爷爷没让,老头儿说书在家里摆着,对孩子是一种激励,要不是他叔叔努力学习考上大学,也不会有他的帝都户口,只能和县城其他孩子一样,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老头儿没有想到的是,他留下来营造学习氛围的书籍,真的成了林跃吸收知识的来源,虽然都是跟不上时代的老书,但是拿来打基础还是不错的。

大马猴说是罚陈寻、乔燃、赵烨三人站一天,实际上晨读一结束就把三人放回座位了,班长还不服气,觉得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

林跃撇撇嘴,且不提他们三个确实来晚了,不被罚是老师网开一面,被罚是应该。放到有些学校里,教导主任一门心思只想往上爬,送礼请客拍领导马屁什么的,哪里会在一群小屁孩儿身上浪费精力。这里大马猴说话难听归难听,罚站算不算体罚也还未被教育部定性,不过这个人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确实可圈可点。

上午的课很快结束,中午回家整了双鞋套,骑着自行车到周围逛逛,熟悉下生活环境,完事回到学校。